推荐资讯

双脚则是好不停息的向前冲去三面金色盾牌浮现身间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8:53 浏览:
“你~!”红芒大涨,兽爪之上的利刃犹然伸长,双爪之间一团血红玉球在面前聚集而起。可是这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一只似小房子般的黑铁大手将其砸落在地。
 
    那人对着幽姬说道,“八妹,没事吧~!大哥让我来找你回去。”
 
    幽姬摇了摇头,没有表示什么,而是继续望向木流云消失的地方,身影再次消散。那黑铁般的男子无奈摇了摇头,继续追了下去。直到木流云进入内城之中,两人才转身回去。
 
    而肖云洲在二人离去之后,才敢从地洞之中爬了出来,愤恨的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四十五章 内城
 
    一座古老的城墙将内城围绕其中,厚重的光盾如同倒扣的碗一般将其整个笼罩其中。其实这光盾护罩更像一个圆球,将整个整个内城完全包裹其中。
 
    城外面黑压压的变异生物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,其中不乏统领级的强大妖兽,而城墙之上的机甲战士驾驭着镭射炮,交织成一道道密集的火网扫射而下。
 
    整个内城仅剩下四面的城门还能供人出入,不过也在此刻缓缓的关闭。巨大的门轴转动着,两扇石门之间只剩下不大的空隙,等石门完全闭合以后,整座内城将完全被封闭,再无人可以自由出入。
 
    在城门之外负责阻击的一名机甲战士说道,“连长,城门快关了,咱们撤吧~!”
 
    连长说道,”再顶一会,说不定还有救援的人正在赶回来呢!“
 
    那名机甲战士向他比了手势,表示自己明白。数排机甲战士整齐的排列在城门之前,双肩之上镭射炮咆哮的扫射着,一团团火光在暗夜之中亮起,映照出森森鬼影转而又湮灭其中。
 
    木流云已冲到内城周围,只是眼前是似海潮一般的兽群。看了看即将闭合的城门,一咬牙便冲了过去。可是他这身影一闪,便引的无数变异妖兽扑了过来。如果在平时,还能靠着急速冲过去,可是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,一大半的战力都无法使出。
 
    单锏抡圆,将胸前护个严密,先保证怀中婴儿遭受伤害。双脚则是好不停息的向前冲去,三面金色盾牌浮现身间,强自杀出一条血路出来。
 
    “撤~!”
 
    望着越来越多的变异妖兽,连长知道再也守不住了,立刻下达撤离的命令。一队队的机甲战士,缓缓的向着城门之中退了进去,而城门则在他们进来之后,开始将最后不大的缝隙闭合。
 
    “连长,你看。”
 
    向着队员所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道金光在兽潮之中划出一道裂痕,向着这边快速的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快,全部支援那里~!掩护他。”
 
    连长赶紧命令的说道,周围所有的机甲战士立刻登上城楼向着那里扫射而去。而此时木流云望着即将关闭的城门,心中也是焦急万分。
 
    “神甲护体”
 
    念动秘咒,身上的金甲化作一团金光将怀中的婴儿包裹其中。
 
    “去”
 
    一声大喝,将金光中的婴儿向城门扔了过去。一道金光闪现之间便已冲入城门之中,包裹的婴儿也落在一名机甲战士的手中。“嘱托完成,死也无憾了!”
 
    “雷神降临”
 
    一道闪电似跨越万古而来,九霄之间犹然被劈出一道裂缝。一道金色身影在雷芒之中显现出来,狂暴的雷电之球在四周爆裂开来,一时间仿似末日倾城一般。
 
    “给我现身”
 
    一双金色眼眸在雷电之中亮了起来,如果说原来只是一道淡淡的虚影的话,现在已是有血有肉的神魔之躯,一步踏出万千蛮荒之雷向着四周涌起,如气团一般冲击飞散。
 
    在这神魔之躯刚一显露之时,周围的妖兽早已吓的瑟瑟发抖,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。而这神魔一步踏出更是惊慌的四处逃窜,可是还没冲出多久被被雷莽击的灰飞湮灭。
 
    即便有神甲护体之时,木流云也不敢将这雷神魔体召唤出来,现在已没有神甲护体,拼了老命将这雷神召唤了出来,身体瞬间被震的龟裂开来,一道道血管炸开,鲜血似雾般喷洒而出,瞬间便成了一个血人,再在也撑不住的倒了下去,而那雷神魔体也还为出来便有隐入雷电之中。
 
    护卫的婴儿的金光霎时又飞了过来,神甲再次覆盖在木流云身上,带着他向着内城之中冲了过去,在城门关闭的刹那间冲了击去。
 
    轰隆
    一旁的治疗师此刻也走了过来,看着醒来的木流云大感惊奇,“神晶都差点碎掉,能活下来已是奇迹,现在居然开始缓慢的自我修复裂痕,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 
    木流云只记得,最后时刻神识之中的那头五彩迷你小鹿,散发出无尽五彩神华将神晶包裹其中,才避免它整个破碎开来。能在这几乎自爆的攻击之下保下命来,真是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,偏偏无限巧合之下木流云活了下来。
 
    不多久,木流云便再次的陷入沉睡之中,他实在太累了,太累了。梦境之中他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那个年代,那是阳光还是那么的刺眼,透过树影的斑驳打落他的眼中,打落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。穆然想到,原来英雄不是那么的好当,能活下来的无不经历了九死一生之,在万千机遇巧合之下保住了性命。
 
    眼见木流云的伤势稳定了下来,菲灵和浦溪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,心思转念间又飞跃城市飞跃天空,望向光盾保护之外的蒲垣市。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