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金锏之上雷芒乍闪,再次就攻了上去一锏挥出带着万千锏影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8:08 浏览:
身后双翼抖动之间,道道流炎飞溅,“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。就在刚才的自爆之中,我最后的阻碍在那一刻突破了,接着机甲的自爆之力,我得以进入了太虚的神甲空间之中。”
 
    “哼~!”肖云洲这刻要被气炸了,自己苦苦盘算,到头来却是一场空,反而成全了他人。可是他对着具魔体还为熟悉,不能发挥全部的力量,“这样也好,咱们来日再战!”说话间,化作一道火光消散天际。
 
    而这时,赵浩辰也一口鲜血喷吐出来。他虽然意外得到神甲传承,但是身上所有的伤却是非常严重,刚才也是全靠一口气自硬撑着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天空之上的护罩完全的破碎了下来,原来被阻挡在四周的,无尽的强大妖兽狂嚎着冲了进来。
 
    “撤~!”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四十四章 回城之路(求推荐)
 
    空荡荡的房屋之中,只有忽忽地火光跳跃着。外面的世界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就连那天空之中的星光都已隐没不见,只有凄惨的风呼啸着。
 
    与菲灵他们的联系也中断了,这一刻木流云不知道自己敢去往何方。继续战斗下去,自己重伤还未完全恢复,如果陷入兽群之中恐怕很难冲出来。如果就这样的回去了,又担心菲灵和浦莺茜他们的安全,还有那些等待救援的人们。
 
    御风飞起,悄然的隐藏在一座高楼大厦之上,当向下望去之时,才发现事态已经失控,黑暗之中闪动着无数变异生物的身影,密密麻麻的如同虫巢一般。
 
    而在这时一道道烟火划破天际,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给迷路的人指明方向。那是内城的方向,而这烟火代表着内城不久之后将要完全封闭,到时就再也无法打开。
 
    “不行,得赶紧赶回去了。内城关闭以后,自己在这兽潮之下必死无疑。”心中思索着,潜匿身形在光暗之间穿行着。这周围的变异生物实在太多,能不惊动尽量不惊动。
 
    木流云不知道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,那神秘的幽姬再次显现在那里望着他离去的身影,默念,“我就算拼上生命,也要保你安全。”身影再次隐入黑暗之中,悄然在跟在木流云身旁。
 
    正在潜行的木流云突然被一声婴儿的啼哭之声惊到,寂静的暗夜之中是那么的响亮。周围搜索的变异野狼,立刻朝着这响声之中冲了过来,而木流云的速度更快,也不再隐藏身影,一道雷光在暗夜之中乍现,已然冲到那婴儿啼哭的房屋之中。
 
    黑暗的角落之中,一具残破的机甲一手举着断刃,一手抱着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。
 
    “林劲松”“木流云”
 
    林劲松身上的机甲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,整个身体被鲜血染的通红,断腿之上仍不住的流着。木流云伸手就要将他扶起,“走,我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 
    却被他摇手拒绝了,“我已经不行了,走不了了。”
 
    有望向怀中的婴儿说道,“将这孩子带走,她母亲已经死了,而他父亲也正在于妖兽战斗,这是唯一的骨肉,一定保证她的安全。”
 
    木流云强行将他架了起来,“一起走~!”
 
    可是林劲松全身上下却已使不出一丝的力气,又如烂泥一般瘫在那里,面向木流云微微一笑道,“木流云。”
 
    “恩!?”
 
    “以前对不起,是我误会你了。”
 
    “还说这个干吗?都是过去的事。”
 
    林劲松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,一下从木流云身上挣脱了出来,向后单脚跳了两步,“如果有来世,
 
    再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 
    身后的等离子推进器猛然加速,向着屋外冲了过去,在暗夜之中留下一道绚丽的光彩,犹如一团明亮的灯光一般,将四周的变异生物都吸引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爸,妈,儿子没跟你们丢脸~!”一团光华爆起,带着扑上来得变异生物一起化作飞灰。
 
    这一刻,木流云只能拳头紧紧的握着,却也无可奈何。怀中婴儿的啼哭声将他唤醒,强忍着心中的悲痛,向着内城之中快速的潜行过去。
 
    半空之中,一道暗红的身影再四处搜寻着,刚完成魔体转化的他需要大量人类的灵蕴补充。悠然见到,黑夜之中一道神甲战士的身形在快速的潜行着,而且他的怀中居然还抱着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。
 
    两个都是大补之物,红影闪动之间便朝着那神甲战士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木流云忽然感到身后被一个强大的魔物盯着,也不再隐藏身形,直接化作一道光电飞速而起,可是即便如此没过多久,还是被那道红影追了上来,拦在前路之上。
 
    “给你们两个选择,一个是乖乖的过来让我吃掉,这样会痛快一点。一个是被我折磨的死去活来,再被我吃掉。”已然魔化的肖云洲正在一点点丧失人性,朝着魔兽转化,连自己的言语都变不清楚。
 
    木流云望着他冷冷的说道,“还有一个选择,就是把你干掉~!”
 
    “桀桀”沙哑的狂笑在暗夜之中显得尤为渗人,令木流云不得不又想起初次遇到蛇蜥妖兽的那晚。勾动着手指说道,“你就来试试。”
 
    “他奶奶的,老子当初一无所有之时还不怕,现在会怕你~!”一声大吼,就已经冲了上去。一只金锏晃动出无数锏影向着肖云洲这个红皮怪砸了过去。
 
    哪知道这肖云洲坠入魔体之后,端是厉害无比,仅晃动着一根手指就将木流云的攻击一一的拦了下来。区指一弹,木流云整个手臂被震的一阵发麻,那金锏差点握不住的掉落下去。
 
    如同猫玩弄耗子一般,看着木流云戏谑的道,“你看,连我的一根小拇指都打不过。”
 
    “是么?”我就不信了,金锏之上雷芒乍闪,再次就攻了上去。一锏挥出带着万千锏影,雷芒炸裂间攻击之力翻了数倍。
 
    “太弱,太弱。”调笑的说道,仍靠着一根手指将那万千锏影击的粉碎。
 
   也不敢施展出来,怕四散的雷电伤到毫无防御之力的他,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被追上,只能凭借本能全力的奔跑着。
 
    可是还没跑出多久,身后之处一道血红之光冲天而起,向着木流云全力冲击而来。肖云洲彻底疯了,没想到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跟刷了,一道数米深的沟壑在其身下撕了开来,身后则是漫天的烟尘。
 
    “去死”
 
    一爪带着无尽血芒猛然伸出,木流云已感到死亡的气息,转身而回,一面金色盾牌浮现身后,“这是他金元素之力,他保命的绝招,不到万分危急之时,绝不会使出。”
 
    眼见那血爪即将抓来,恐怖的威压之下,木流云全身不住的颤抖,冷汗霎时侵湿了真个后背,他实在没有把握硬接下着威猛的一击。
 
    一道黑暗门户在这颗突然打开,一名黑甲战士自其中闪现而出,一面黑色似圆玉之盾浮现在手掌之间,挡在那血爪之前。
 
    威猛无比的一击,在黑玉圆盾之前化散的无影无踪。黑色神甲震动,无数条铁链子背后浮现而出,连端之上是一柄柄镰刀似的利刃,向着红皮怪肖云洲杀袭而来。
 
    这刻肖云洲也不得不全力的应对起来,全身红芒大涨将那镰刀利刃震散开来。可是那破体而入的黑光,却在坚硬的皮肤之上划出道道伤痕。
 
    “你是幽冥的三十六煞?”望着黑甲战士,惊异的说道,“为什么要帮助这个神甲战士。”
 
    望着肖云洲,幽姬毫不客气的说道,“我做事,还不轮不到你管,别以为被基因药剂魔化后就无敌了,在我们面前你还只是一只不入流的虫子。”
 
    又对着木流云说道,“你快走吧。”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