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众人被这巨大龙影瞬间惊呆空气之中的气氛压抑到极点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8:03 浏览:
眼前的兽潮虽然击退了,但是眼前的问题却令他们犹豫起来。是选择撤退,还是坚守这里,他们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结界塔总共四座,分别矗立在蒲垣市的四角,只有四座塔都完好无损之时,城市护罩才能发挥作用。
 
    自己这群人即便能坚守在这里,如果其他三做沦陷的话,还是发挥不出一点作用,而出问题正是其他三座,所以说防护罩现在虽然还在运行之中,但是如果没有其他三座的话,漏洞无法修补还是挡住源源不断的妖兽的侵入。而那三座结界塔完全沦陷以后,这里则成一座孤岛,这么多人的命都会陷入这里。而且即便守卫撤离或者阵亡以后,这结界塔内还有自我的法阵在运行,一时也不会被妖兽冲入其中。现在通讯完全的断了,自己这边根本不了解那三座的情况,是负责的守卫已经撤离,还是一直在坚守抢修之中,更是全然不知。
 
    “守~!”
 
    “咱们决不能拖队友的后腿,即便退也要是最后撤走的那一批人。”赵浩辰向着身前的战士说道,再者说来,他们数十人的神甲战士再配以将近千人的机甲战士,再加上他这个五级王者机甲战士,也是一股恐怖异常的战斗力。
 
    “浩辰,你是浩辰么?”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进来,见到赵浩辰便大声的哭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肖云洲”惊讶的看着眼前已经血人的战士问道,“你身边的战士呢?”
 
    “死了,全都死了”肖云洲放生大哭的说道,“我们
 
    在巡查结界之时,发现是南边的结界塔出现了问题,就赶紧赶了过去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,强自忍着悲痛说道,“负责守卫结界塔的唐绍祺居然叛变幽冥了,是他打开的缺口将这变异生物悄悄放进来得。我们当时还不知道结界塔内人都已死光,早已换成幽冥的人,被他们偷袭,只有我一人身受重伤勉强逃了出来,一直躲避着他们的追杀,却无法露面。”
 
    “这”众人听他如此说道,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少了一座结界塔,这防护罩便失去了威力,一个个都露出阴沉之色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一条巨大的三头飞龙的身影显现在东方的云雾之中。脆弱的防护罩此刻根本就拦不住它,只见它长尾一扫,一座结界塔便随之崩塌,烟尘冲天而起。
 
    “那是什么怪物?”众人被这巨大龙影瞬间惊呆,空气之中的气氛压抑到极点,无形的恐惧在众人心中蔓延。
 
    “你~!”
 
    一声惊呼将众人惊醒,只见赵浩辰的背上插着一把尖刀,而肖云洲已被反应及时的菲灵,一拳击到在墙边。
 
    看着站起的肖云洲震惊的问道,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原本浑身的血迹此刻已全部消退,肖云洲苍白的脸色之上,处处透露着邪异,“你问我为什么?”
 
    狰狞的狂笑着,“从小开始你就一直比我强,所有的荣誉都被你拿走,我却是有名的千载老二。不管我多么努力,多么刻苦却总被你压着,我不服我不忿但是我忍了,我甘心的蜗居在你的手下。可是呢,你居然连我最心爱的女人赵玲也要抢走。”
 
    “你有什么,只不过比我的家世好而已。如果你不是豪门家族,又或者我不是寒门子弟,我会一直被你压着么?你又怎么能从我的手中将赵玲抢走。”
 
    压抑许久的愤怒在这一刻爆发而出,大声的咆哮着将心中一切的不甘发泄出来,“她是我的,永远都是我的,她只属于我一个人,我不允许任何人碰她。”
 
    这一刻赵浩辰楞在了那里,原以为最亲密的生死兄弟居然如此恨着自己。是啊,我总在他面前表现着,却何时关心过他的痛苦,原来他每次的笑容却是那么的勉强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~!”望向愤怒的已经脸部变形的肖云洲,郑重的鞠了一躬,将心中的歉意表达出来。
 
    “呵呵,现在知道道歉,已经晚了。你是期望我的宽恕,以便可以活命么。”
 
    “我道歉,是因为我一直为自己都了解身边的兄弟而感到歉意,并不乞求你什么。但是”
 
    语气突然一转的说道,“你狠我,我可以理解。又为什么将这么多无辜的人卷入其中,丧生这些无辜之人的生命,不可饶恕。”
 
    一道浩气在身间涌动升起,似一团火焰一般炙热的燃烧起来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四十三章 结界塔之战(求收藏)
 
    肖云洲张狂的大笑道,“哈哈,你我都是五级机甲战王,本就伯仲之间。如果完好无损的话,我还忌惮你几分。可是刚才我那一刀,恐怕现在你连运转神晶之力都十分困难吧。“
 
    “就你有么?”说话间,肖云洲已经飞身跃起,同样一方机甲战章在手中碎裂,万千星光之下,又一座高大的机甲巨人,出现在半空之中。
 
    一脚踏出,一股气流扬起剧烈的狂风,吹的四周之人不禁倒退一步。赵浩辰驾驭着机甲巨人,一步就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两柄钛合金短刃撞击在一起,火花四射之间,金鸣之声震的众人双耳发聋。坚硬的大地,在两具王级机甲的战斗之下,划出一道又一道的沟壑。四周的岩石飞溅而起,烟尘弥漫之间,片刻之间两人已战做一团,每刀短刃划出,都带着一块块护甲飞去。两人从小开始,一直都是同一所学校的学生,对于彼此的招式都无比的熟悉。一开始上来全都毫无保留,相斗的异常激烈。
 
    众人不免惊声大叫,“不好~!”
 
    赵浩辰毕竟背上有伤,神力运转大不如从前,两柄短刃再次相撞之间,短刃被荡了起来,接着又是一刀,一条机甲手臂被齐齐的卸了下来。勉强踢出一脚,将肖云洲踹开,才避开了最为致命的第三刀。
 
    “咱们上,干掉这叛徒!”一群机甲战士大声的吼道,短刃全部自机甲手臂之上弹出,准备随时冲上去。
 
    没想到却被赵浩辰剩下的那只单手拦了下来,“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,再我倒下之前,谁都不许插手。”
 
    呼啸的北风在空旷的原野之上,扬起一阵阵的飞沙,未散尽的硝烟被吹的四散。傍晚夕阳的余晖下,两具王级机甲高大的身影对持着。荒凉之中的寂静,被一只寒鸦突然惊破,这一刻两具高大的机甲同时动了。
 
    一具独臂之上短刃弹出,一具双臂之上短刃齐出。眼见短刃刺出,朝着独臂机甲的右胸划过,那独臂机甲却忽地转身,险之又险的避了过去,左臂短刃快速划出,两道身影交错而过。
 
    肖云洲不可相信的望着自己机甲的腹部,一道深达数尺的裂痕正闪烁着火花,“怎么,怎么会如此之快!”
 
    赵浩辰缓缓站起,望向惊愕的他道,“有时生命太多沉重,失去一些之后,才能轻装前行。”
 
    “去你狗屁大道理,我不信!”双眼赤红,操纵着机甲再次的杀袭而来,双臂带着短刃快速的挥动,而赵浩辰却一边挥动着短刃抵挡着,一边不停的向着左则转身闪避,好在以两脚为圆点在不停的划着圆。
 
    暗淡的暮光之中,又是一道寒光闪起,肖云洲的机甲右胸之上,又被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痕。
 
    “啊~!”背后的等离子推进器点燃而起,已经完全陷入疯狂之中的肖云洲,迎着刺来的短刃冲了过去,任由那短刃刺入胸膛之中,双臂却死死的钳住赵浩辰。
 
    挤着牙缝恶狠狠的道,“那就一起死~!”
 
    “大哥~!”机甲之上一点光芒闪现,眼见他就要自爆,菲灵着急的大叫。
 
    “去”
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