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而在他们面前一队队的机甲战士紧张的注视着他们虽然对方只有仅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09:01 浏览:
  “好快~!”,携带着无尽的血煞之气,身影消失之间,已然攻到了木流云的面前。
 
    “还有这力量,增长了一倍不止~!”三道血色身影将木流云围在中间,道道抓影撕破空气而来,木流云即便双锏舞动已经飞快,已然被防备不急的爪影突入其中留下道道爪痕。
 
    这样下去,早晚会被他们击中要害,“雷神之影”
 
    一声大喝,一道黑色的影子在背后凝聚而去,一双眸子似暗夜之中的一盏明灯霎时亮起。强大的气息冲击而出,将三道身影震飞而去,而木流云也从三人的围困之中脱离出来。
 
    比起神魔之躯来说,这招威力虽说小了许多,但是还在本体的负担范围之内。可是即便如此这道身影同样给着自己带来极大的压力,已经它们三人避开立刻将这招收起。
 
    而被黑影震飞的三只虎头怪,自跌落的巨坑之中浑身是血的战了起来。毫不顾忌自身的伤势,仿似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,双眼此刻已然变成赤红,低吼着再次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黑玉此刻浮现在木流云的肩头之上,察觉三只虎头怪的异样,暗道不妙,“不好,主人,它们三个已经魔化了。”
 
    三只虎头怪已然冲了过来,再次与木流云站在一起,木流云时刻与他们三兽保持的距离,避免再次陷入包围之中。而那三只虎头怪的力量和速度却一直在增大,此刻已然全部陷入疯癫之中,完全靠身体硬抗这击来得金锏。如果不是有五彩神鹿的圣光护体,恐怕木流云早已被三兽分成几半了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办法么?”虽然木流云可以运用强大的神通,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,可是一来本就身上有暗伤未愈,二来现在内城之中情况危急万分,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还是不要硬拼的好。
 
    木流云此刻有些自嘲道,原来一直依靠的两败俱伤的战术,此刻却无法使用了。自己最强的依靠,原来其实一直是自己最致命的弱点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办法么?”
 
    黑玉之莲浮现在其肩头之上,一道道光晕挥发而出,空气之中弥漫起异样的味道,“主人,你坚持一会。”
 
    在五彩神鹿的圣光加持之下,木流云的力量也增长了数倍不止,周围的房屋在四人的争斗之下,都变成一座座的废墟。一个个的坑洞,一条条的沟壑遍布地面之上。
 
    “滚~!”双锏运转将其中的一直虎头怪扫飞而出,接着又回手将将另外两只加挡开来。可是那被击飞的虎头怪犹如不死的小强一般,好不估计身上伤势,再次咆哮着冲了过来。
 
    看来不将他们彻底击碎,它们都奋不顾死的立刻的冲上。
 
    木流云倒不是怕了他们,只是遇到这种击不退打不死的怪物,心中十分的无奈,难道真的要再次使用禁术,可是一旦使用之后接下来就无法再战斗了。向着黑玉之花催促的说道,“你好了没有~!”
 
    “好了!”黑玉之花犹然光芒大放,那正在扑来的虎头怪一抓却拍在另一边的虎头怪身上,一大块血肉飞溅而起。
 
    而另一之虎头怪一声大后,一团青色妖玉之球喷吐而出,砸在刚扑来的虎头怪身上。
 
    “嗯~!”变故突生令木流云都惊奇不已,没想到这黑玉之花的幻术是这样的厉害,“你居然能迷惑它们?”
 
    “当然了,我可是灵魂之力的精灵~!幻术的王者~!半圣之下一但中了我的幻术都无法逃脱,当初如果不是处于进阶之中,主人你们这群小孩子可就要倒霉了。”
 
    一时兴奋不禁说露了嘴,将当年的真实情况讲了出来。它一直都生活在木流云的识海之中,即便身怀强大力量也不感轻易的显露出来,免得引起主人的不满再一下给咔嚓了。
 
    此刻主人有危险正需要帮助的时候,也正是自己表现的时候,如果好的话说不定主人真会按照约定,帮助自己恢复肉身也不一定。
 
    黑玉之身无形无质,化作一道神识之光,霎时就钻入到那受伤的虎头怪之中。如果这些虎头怪不如魔的话,它还不可能这么快就得手。入魔的它们本就出入疯癫之中,神识之中一片的混乱正好给了黑玉之花的可乘之机会。
 
    六只手臂抱住头颅死在痛苦的挣扎着,可是本就受伤严重的虎头怪如何还能抵挡黑玉之花的侵蚀,片刻不久之后,赤红的双眼之中浮现出一朵黑玉之花。道道死亡的黑气弥漫在身间,这一刻或许它已经死亡了。痛苦的哀嚎声中肌肤在迅速的干囊下去,一根根骨刺生长而出,一声咆哮威力比起以前又增加数倍。
 
    “极限雷暴”“黑玉虎啸~!”
 
    一团雷光在身间乍起,如一个圆球在木流云裹在其中,一道道的闪电喷涌而出。双锏高举而起向着正在疯癫之中的一只虎头怪砸了过去,雷芒破开护体的血芒透体而出,一道道闪电自体内撕裂而出,一口鲜血喷吐,内脏妖丹已被击的粉碎。
 
    一口黑色的音波喷吐而出,那刚中了一击的虎头怪直接再次中招,而这次的威力比起上次有大了一倍不止,全身骨骼在音波之中霎时真的粉碎。连忙扑了上去,一口咬在虎头怪的脖子之上,嘴中吐出一根根将那鲜血全部吸食干净。
 
    木流云淡淡的看了一眼,自然之道它是在做什么,但是已成为它奴仆的黑玉之花,恐怕这世都无法脱离他的掌控了,它力量强大一些自己也多了几分保障。
 
    而眼前的这只虎头怪仅剩下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,双眼逐渐暗淡,生前的过往一一闪现而出。“五弟,你要好好的活下去,不要想着为我们报仇~!”
 
    那时的它们兄弟五人生活在父母的身边,那是它们无忧无虑
 
    即便活着已经变成怪物的它们又能回到那里去
 
    或许早已注定死亡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
 
    走,
 
    又能走向那里
 
    白虎,
 
    能活着,
 
    它们也能瞑目
 
    罪恶,
 
    必将,
 
    归于死亡,
 
    但是,
 
    这刻,
 
    而在他们面前一队队的机甲战士紧张的注视着他们,虽然对方只有仅仅数人,但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,令人感到恐惧与绝望。
 
    这感觉令人感到窒息,感到莫名的心烦意乱,如同被盯着的猎物一般,预感到那死亡一点点的袭压在身上。
 
    “啊~!”数名战士受不了这无声的威压,精神在这一刻彻底崩溃,控制不了内心的恐惧,驾驭着双肩之上的镭射炮,朝着黑袍之人扫射而去,可是那些黑袍人却置若罔闻
 
    为首的黑袍人,双眼之中六颗眸子旋转而起连成一线,一道无形的壁障浮现在众人身前,将那镭射光炮挡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打~!”这样下去,早已疲惫的精神都会崩溃,既然已经开打了,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。指挥官一声大吼,无数的镭射炮再次轰击了过去,如同暴雨倾盆一般。
 
    “让我来~!”两名五级机甲战士同时一声大吼,双锏之上的镭射炮已然凝聚完毕,光芒喷发之间四道粗大入柱的镭射光炮击了上去。
 
    本就满目疮痍的城门楼轰然倒塌,尘土汇合着硝烟冲天而起,几名黑袍之人的身影也消失在尘烟之中。
 
    这可是两名五级机甲战士联合数百名三四级机甲战士的攻击,即便六级的机甲战士也无法抵挡吧。更何况刚才根本就没见他们使出任何的手段,即便侥幸不死怕也没有战斗的能力了吧。
 
    一名神甲战士吐已了一口吐沫说道,“让你们装逼~!让你们吓人。”
 
    “杀~!”一道冰冷的声音自硝烟之中传了出来,如同三九的寒风一般霎时袭过众人的心中。硝烟之中,数道身影飞现而出。
 
相关阅读